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新加坡新闻 > 新加坡法律学者:讨回装甲车 提主权豁免权是上策

新加坡法律学者:讨回装甲车 提主权豁免权是上策

: [      ]  

新大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指出,提出主权豁免权原则可让事件的焦点局限在香港,而不是中国。如此一来,事件便无须升级牵扯如外交等较高级别官员,或甚至把中国牵入事件中。让新加坡和香港直接处理这起事件,或是目前最好的选项。

受访学者表示,政府和国防部强调主权豁免权,要求香港立即归还装甲车,是明智和具法律基础的做法。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律系副教授陈庆文指出,按国际法惯例,主权豁免权原则是指一个主权国家的主权活动,不受外国法庭的司法管辖。他说,提出主权豁免权原则因此可让事件的焦点局限在香港,而不是中国。

他说:“事件在香港发生,香港是个特别行政区,中国并没有直接牵涉在整体事件中……以主权豁免权这项国际法律处理事件,便无须升级牵扯如外交等较高级别官员,或甚至把中国牵入事件中。让新加坡和香港直接处理这起事件,或是目前最好的选项。”

陈庆文指出,2011年,香港终审法院在刚果民主共和国对FG Hemisphere的上诉案中,以多数裁决其他国家在香港享有绝对主权豁免权。此案让香港实行的主权豁免权变得和中国一致。

陈庆文指出,自新加坡装甲车被扣事件发生后,国防部再三强调负责此次船运的商业公司APL应全力和香港当局合作,让调查工作按照正常程序进行。然而,在主权豁免的国际法原则下,属于新加坡政府资产的装甲车必须尽快归还。

他说:“问题可能在于船运公司与当地海关之间,但因涉及我们的装甲运兵车,新加坡政府因此被牵扯在内……有没有遵守海关条例是船运公司APL和香港海关之间的事,对APL的调查可能还在进行中,但毫无疑问,装甲车是新加坡主权的象征,必须归还。”

新加坡国立大学法学教授陈清汉与陈庆文观点相同,他回答媒体询问时说:“由于泰莱斯(Terrex)装甲运兵车显然是新加坡政府的资产,如果采用国家主权豁免权,结果便是原则上应归还装甲车。”

陈清汉也引用“刚果案”指出,香港终审法庭认同刚果应享有国家主权豁免权,也就是说一个国家不能在未经另一个国家同意,就把它告上自身的法庭,一个国家的法庭也不会径自扣留另一个国家的资产。

推荐:Coco Palms(椰林景),奢华公寓,纵享生活的恬静与华丽。

考虑向船运公司追讨损失

除了引用了受国际法承认的国家主权豁免权,要求香港当局尽早归还九辆装甲运兵车,国防部也考虑通过法律途径向船运公司追讨因装甲车在香港港口被扣留而可能蒙受的损失。

针对议员维凯(三巴旺集选区)在国会中询问,若装甲车的归还日期继续被拖延或甚至不被归还,新加坡是否考虑向商业船运公司APL追讨因事件而蒙受的损失,国防部长黄永宏说,律师已告知国防部,可通过法律途径向有关船运公司或无法履行此次船运合同条款的承包商索取赔偿。

他说:“无论如何,国防部以海路运送的所有物件都有购买保险,可在符合条件的情况下获得赔偿。”

另外,工人党议员刘程强(阿裕尼集选区)提问时指出,Terrex装甲运兵车是美国有兴趣购入的一款国防科技装备。他问部长,这起事件是否会影响新加坡在未来可能凭这笔军售获得的收入。

黄永宏说,此次船运舱单显示,九辆Terrex装甲运兵车的总价值是3000万元。他过后补充说,刘程强对于新加坡可能因事件蒙受军售亏损的提问是个理论上的假设。

他说:“我认为这很难评估,新科动力和新科工程必须分析,这起事件是否对运兵车的评价有负面影响……但这纯属理论,我不会给予回答。”

此外,刘程强也询问部长,香港或中国大陆是否为归还运兵车列下先决条件。对此,黄永宏说:“我已阐述香港政府给予的回复,而这便是目前为止所发生的事实。他们说需要时间进行调查,并说会依照香港法律处理这起事件,我们欢迎这项保证。”

什么是国家主权豁免权

按照国际法中的“国家主权豁免权”(Sovereign Immunity)原则,任何属于主权国家的资产,均不受承认国际法国家或地区管辖,即不能被扣留或没收。

武装部队的泰莱斯(Terrex)装甲运兵车由新加坡政府拥有,而国际法原则清楚列明,这类国有军用物品享有主权豁免权的保护,不能被检取或没收。

如果出现主权豁免权在特定情况下是否适用的问题,事件可由两方政府通过外交渠道解决,或者入秉国际或国内法庭进行裁决。

国际法的主权豁免权获许多国家和地区承认,包括新加坡、英国以及香港。

在2011年,香港终审法院审理刚果民主共和国对冲基金FG Hemisphere Associates LLC的上诉案,裁定受中国承认的主权豁免权原则,在香港同样适用。

文章及图片未注明来源为瑞投咨网,均为转载,如有不适,请联系删除!info@regishome.com

推荐楼盘

最新楼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