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据报道,新加坡宗乡总会的刊物《源》最近做了一个专题,题目是“新老移民一家亲”,主要介绍新移民在会馆的融入情况。近年来,新移民已悄然走入会馆,正以自己的实际行动积极融入。在一些百年老会中,新移民会员越来越多,尤其在青年团,比例最高可达百分之八十。有的新移民还进入了会馆领导层,成为理事或执委等。而新移民的顺利融入,与这些会馆开放和包容的态度是分不开的。一些会馆正努力扮演新移民“在家乡之外的第二个家”。受访的新移民纷纷表示,会馆里洋溢着浓浓的亲情与乡情,是吸引他们加入的重要原因。

据报道,新加坡宗乡总会的刊物《源》最近做了一个专题,题目是“新老移民一家亲”,主要介绍新移民在会馆的融入情况。近年来,新移民已悄然走入会馆,正以自己的实际行动积极融入。在一些百年老会中,新移民会员越来越多,尤其在青年团,比例最高可达百分之八十。有的新移民还进入了会馆领导层,成为理事或执委等。

而新移民的顺利融入,与这些会馆开放和包容的态度是分不开的。一些会馆正努力扮演新移民“在家乡之外的第二个家”。受访的新移民纷纷表示,会馆里洋溢着浓浓的亲情与乡情,是吸引他们加入的重要原因。[更多]

摘要:根据笔者自己在新加坡生活和工作了16年的亲身经历和感受,新移民如果希望顺利的融入新环境,最重要的是要有一个正确的心态,笔者把此归纳为新移民融入新环境的四项基本原则——多听、少说、欣赏、称赞

新移民融入的问题,归根结底是一个供求关系的问题。倘若不是因为出生率降低、人口老龄化的比例逐年升高、吸引新移民已经成为一项重要的人口替代国策的话,新加坡大可不必面对这个矛盾和自寻烦恼。

关于引进外来人才的重要性,李显龙总理在10月上旬出访日本之前,接受日本媒体的书面访问时,被问及哪项政策是他可以介绍给日本首相鸠山由纪夫,李总理的回答是,引进外来人才政策。他首先说明新加坡是小国,所面对的挑战自然与日本不同。但两国都面对人口老龄化的问题,这个问题的长期后果是国家的经济能力将逐渐削弱。新加坡的对策是开放门户吸引外来人才,并欢迎他们移民并融入本地社会。

他说:“如果没有移民,新加坡的人口及劳动队伍将在约2020年开始下降。不过日本还是很难接受移民的概念。” 新移民融入新环境,少数人可能是一帆风顺,没有什么困难,多数人则会面对这样那样的问题,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和时间。新移民是把原来故...   [更多]

摘要: 关于新移民融入新加坡社会的讨论,让我想起有关的三个故事。有一句英文说“where there is grace, there is no race”,恩惠越多的时候,融入问题越少。当人从“我”与“要”中慢慢释放出来,尽己所能地给出与服侍时,“融入”就慢慢不是问题了。
关于新移民融入新加坡社会的讨论,让我想起有关的三个故事。
  • 第一个故事
    是一位美国老太太在中国的故事。十年前我在武汉读书时,我的英文老师是一位美国老太太,Glenna女士。我第一次见到她时不禁心想:一个洋人在中国人群中会不会孤单?不认识多少人,语言又不通。等我成了她的班上学生后,我很快发现,她的生活丰富多彩,大约每隔一周她就会约一批学生在她的小公寓里开派对。每个学生过生日都会收到她的礼物。后来更进一步认识了,才发现她喜乐洋溢,活力四射。七十多岁的老太太,竟然和我们年轻学生一样骑自行车穿街越巷,登...[更多]
  • 第二个故事
    是关于一个韩国人的家庭在中国。Peter先生在中国经营生意。他是我见过的最没有商业味的生意人,他的家庭也是我见过的最美的家庭。每个周六是他的中国朋友在他家的聚会时间。 我记得雨雪之夜去他家的路上,心里想的是去一个温暖的家的感觉。有一次我忙着赶去聚会,没有来得及吃饭。我在别人家吃饭都有点拘谨,但我可以很自在地告诉他们我还没有吃晚饭,然后享受他们现做的快餐。中国人讲客气,然而我们在他家无拘无束。   我也见过他们家周末的韩国人聚会...[更多]
  • 第三个故事
    是关于我自己,一个新移民来新加坡读书工作的故事。刚开始几年,自己也有抱怨,挑剔,冷漠一天天多起来。有一天我不禁想:我在这里的适应应该比Glenna女士和Peter先生在中国容易,可是为什么他们融入得那么好呢?那天我看到了答案:因为他们不是要去得到什么,而是要去给与服侍。我才发现“融入”的问题其实是“给”与“要”的问题。我们每天都会在“给”与“要”中选择,就像心里的电灯开关一样。当选择“要”的时候,问题就滋生了;当选择“给”的时候.[更多]
正如我们融入其他任何一个社交圈和社会群体一样,适应新加坡的生活之前难免遇到一些问题。只要移民们把握“多听、少说、欣赏、称赞”的原则,多一点宽容与信任,积极地给予和服务他人,那么,我们就可以轻松的自然融入新加坡社会。